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噩梦吗?

1.婶婶疑似全程高能
2.ooc有
3.殴打作者请排队
4.疑似不动×婶有
5.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这是一个清凉的早晨。
日常的被不怎么友好的方式叫起床,收拾收拾再去洗漱,然后是去吃个早饭(起的比较晚,平常起来时家里的dalao们已经起来的差不多了)。
拿着一杯豆浆路过了本丸的大门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敲门。
“谁啊,没事来这荒郊野岭的山里找到我家。”我自言自语着,过去开门后对方说的话让我差点把豆浆泼他脸上。
他的衣服有些凌乱,以及被灰尘弄的整个看起来脏脏的。而且头上的黄脸标志很好地说明了他现在的状态已经很累了。
“早上好!终于找到你了啊!”对方看起来很开心,就连他脑袋上的呆毛都能看出他的愉悦——
“主人!”
“……甚?”目瞪狗呆.jpg。
嘿谁家的鲶尾藤四郎啊快把他拉回去,随便叫主人可不好的哟?
鲶尾藤四郎似乎看出了我的震惊,他歪歪头,困惑道:“主人……?怎么了吗?不想看见我吗?”
“不是,你等等……你叫我主人干嘛?咱认识?”我忍住了把豆浆泼出去的冲动强行镇定。
娘咧!这是干嘛!上演修罗场吗!我家那位满级的鲶尾怎么办!他一激动可能会跳起来打我然后整个粟田口暴动来打我!
粟田口的就小包子没极化(但也99了)其他全部极化还有满级的一期他们暴动我本丸还不得翻天!
鲶尾藤四郎这次不仅困惑还有透出了些委屈,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接下来的事情就像脱缰的哈士奇一样无法控制了……
“主人你在干嘛呢?……啊咧?谁家的鲶尾?”夭寿啦我家正主浮出来了!
惊恐地看着从我背后出现的鲶尾,我家的那只鲶尾好奇地探出头,双手搭在我肩上整个身子的上半身都压过来。
他的说话声音算是…大,大到引出了其他的刃,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出来。
用脚趾头都知道场面都尴尬!
看过狗血电视剧吗?就是那种“一个孩子艰难地从遥远的异乡来到了豪华的城市,找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母亲不但没有认他反而因为动静太大引出了母亲的家人,家人们都对这个孩子指指点点……”
快住脑!被自己的想象恶寒到的我抖了一下,我才不是那么渣的亲生母亲!
呸!我才不是亲生母亲是养母!
不也不对我不是母亲!麻蛋都什么鬼被绕进去了!
用力甩头把脑子里的东西甩出去,我扯着嘴角僵硬地问:
“dalao,dalao你听我说,你原来的本丸……是在哪个国?”我问道,假如……
假如是那里的话……
“萨摩哦。”他回答。
“……!!”我震惊地抓住我脑袋两边的天然卷头发!
我说啊!我前几周去帮朋友建立个本丸,结果是把我当成了亲妈……呸,属于他们的审神者了吗!
但是从萨摩徒步跑到伯耆还找到了我这建立在山里的本丸……
大哥!dalao!你怎么做到的啊!教练我想……
去他妹的教练走神了!
“诶……”我感觉到这次轮到我家的鲶尾这个99的委屈了——
这又是为什么啊??
“主人……全刀帐之后就觉得没兴趣了,然后建立了新的本丸吗……”鲶尾(lv.99)委屈道,呆毛都软软地趴下来了。
“你……”听我解释!尔康手jpg!
“那……那个……”退退眼里不知何时已经浸满泪水,揪着我的袖子,眼泪仿佛随时都要流出来……
好可爱!…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狠狠地唾弃走神的自己,才想安慰退退,就感觉到了后面的鲶尾(lv.8)扯我衣服。
“主人……你不要我们那个本丸了吗?”
“我害怕消失……”
鲶尾你ooc了啊啊啊啊啊!
“主人……”啊啊啊退退他真的哭了!!那边的今剑你别激动啊!小…小夜!!
谁给我解释的机会啊!
来太刀吧!随便来把沉稳的太刀破开这我没机会解释的局面吧啊啊!
“主人……”我听见一个人的说话,突然觉得上天还是眷顾我的!
不动修行归来之后是很靠谱的说,救场子吧!
我扭头望去——
妈蛋!!!谁踏马大清早给他灌酒了?!
我就这么看着不动他,也是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就算修行回来了,你也还是觉得我是没用的刀吗?要去重新建立新的本丸?”
不是,我没有……药研呢!快出来啊啊啊这局面比上次你们集体喝醉还…差了点但是也好不到哪去你快来啊!
我看一下不动,喂你别一副“啊,被戴绿帽子了呢”的表情啊!谁去泼他冷水冷静一下!
我再扭头看左边的鲶尾(lv.8),……你也别一副“我以为我是原配呢结果是小三啊”的表情啊!
你们吃错药了吗?!

谁特么来救场啊啊啊谁都好快来吧!
药研!光忠!爹!!



“啊——!!”
咚!
“好痛!”
我只觉得头部受到了很强的伤害!就像有人用榔头给你脑袋正面来了一下那样刺激。
捂着头痛到打滚,透着眼泪眼模糊地看到有个人同样也在捂着头。
一头紫色的高马尾长发随便想想都知道是谁了。
“……你干嘛?”我意识模糊只觉得快要升天。
“……叫你起床啊,你一直叫药研药研的干嘛啊梦见药研端着中药追着你跑了吗?”不动揉揉头,语气里有点不爽地道。
“不,我梦见你一副自己被我戴绿帽子的表情。”我下意识地回答,才说完立刻反应过来捂嘴。
原来我是在做梦?我迷迷糊糊的想着,睡傻了我…。
不过幸亏不动似乎并没有听见的样子。
可是在我起来之后,听见他说了一句话让我瞬间害怕:
“你敢戴再说吧。”
呃……不敢。我缩缩脖子。
不过还好那是梦。
我庆幸地想。




————
在我打开本丸的门的前一秒我还这么想着。

评论(3)
热度(29)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