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不动行光三十事-no.3

1.ooc有。
2.按我本丸的不动写。
3.如有不适,欢迎右上关闭。
4.第一视角。文笔不好。
5.有什么不好的可以指出,拒绝无脑找茬。
6.说周二就周二,就算写好了也要等到0点!【。】

准备好了吗?






go↓











11.愚人节
“在现世,一年一度的节日就要到了!”我装逼地摆着姿势,对着坐在院子里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道。
“啥节日?”其中一名群众问。
“一个充满了惊喜的节日!”说着我点点头,摸着下巴,压抑着内心的搞事之魂。
然而我环视了一下,在吃瓜群众们都好奇的气氛里,吃瓜之一的不动行光没什么兴趣的样子特别的明显。
甚至咬了一口瓜,嚼嚼,吐出瓜子,再咬下一口。
如此循环。
我就这么看着他慢慢吃掉瓜,再拿下一块继续。

放弃了摆姿势装逼,我小跑过去,坐他旁边问:“dalao,知道明天啥日子不?”
“愚人节。”不动行光瞟我一眼,继续吃瓜。
突然震惊.jpg
这时间我只告诉过姥爷!
“那天我没睡熟。”不动行光说,而后把瓜皮放一边手朝我一摊。
我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伸手在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递过去:“你听到了啥?”
不动行光接过纸巾,抽一张擦擦嘴和手。
“所以,没用的刀就该受到恶作剧的对待吗。”
“没用的刀连好好喝酒的权利都没有了啊。”
我:“……”

不是,你听我解释…

12.记号
被委托去买东西。
我左手持购物清单,右手牵不动行光的手走在大街上。
秋田的折纸,退退和小包子的糖果,药研的玻璃试管,还有一些蔬菜种子等等。
进了万屋,找到甜食的货架,松开牵着不动行光的手从上面拿到需要的糖。
斜眼瞥到一边发现有看起来不错的糖便挪了过去。
无论啥时候万屋都这么多人这么挤。
“成功捕获w。”我踮起脚够到了目标,扭头去看不动行光——
???
怎么有三个不动行光?
我眯起眼,细细地看着眼前的三只,企图分辨出我家的那个。
…这一刻,我终于体会到,让一脸盲在三个一毛一样的家伙里找出自家的人是多么的难。
“……不动?你吱一声?”我试探地问。
结果三个不动行光都看了过来。
“啊?”他们异口同声地出声,话一样语调甚至表情也差不多…
所以我该说不愧都是不动行光吗?!
幸亏,我家的不动行光他虽然在路上喝甜酒喝的八分醉,但他还没喝傻。
只见其中一个不动行光举起手,露出他手腕上的一条浅紫色的,有刀纹挂坠的手链。
我了然,从人堆里挤出来,走向那个戴着手链的不动行光。
人我认不出,但是出自我手的东西我不可能认不出。
“看吧,我的主意多棒,你露出我做的手链我就立刻认出你了,完美的记号。”得意洋洋.jpg。

“あほ。”他说道。


13.修行
今天的天气并不好,而且我有预感今天会发生什么新闻。
日常坐在走廊看风景,脑袋上还趴着被我取名为“药研君”的猫。
雨淅淅沥沥地下,小小的雨滴砸在池塘里的荷叶上溅起水花。
下雨天闷闷的,平常活跃的刀们这时候都没怎么动。连爱染都安静地靠着萤看外面下雨。
“哒,哒,哒…”我听见有个脚步声正朝我这边来。
把药研君从头上抱下,望向左边走廊的拐角处。
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少年出现在拐角,他转头,发现坐在这边的我。
他走路的速度很慢,似乎还有点犹豫。
我看着来者一步一步走来,在我的面前停下,并很正式地跪坐下来。
“啊——那个……什么。我有点事……”
“甚?”我举起猫爪子问。
“……我想去修行。”他犹豫了几秒,说出了想说的话。
我愣了一下。
如果是其他短裤说要修行,我会直接送走,不过……
这次想修行的是不动行光。
被誉为信长厨的不动行光。
所谓修行,就是回到过去的主人身边。
“……成,去吧。”我思索着,同意了他的修行申请。
在我同意的那瞬间,狐之助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抖抖身上的毛:“那么,收拾好了之后,请到本丸的门口来。”
我比了个OK的手势。
……
“还以为你不会同意。”不动行光披上旅装束道。
把不动行光悄咪咪放进旅道具的甜酒拿出来放一边去:“中国有句古话,‘解铃还须系铃人’。另外禁止带酒。”
与其拦着他不让他去然后继续颓废,不如赌一把,试试能不能解开心里的那个疙瘩。
不能的话,就让狐之助敲晕强行带回家。
“记得分寸。”我听见长谷部对不动行光说这句话,里面有点点警告的意味。
“……嗯。”不动行光应着。
收拾完东西,我跟在不动行光后面,揪着他的马尾。
“记得回家。”我说道。
“好。”不动行光的脚步加快了。
“记得回家。”我重复着这句话。
“嗯。”我觉得如果我没拽着他马尾他估计要起飞了。
直接大喊出来不好吗,不过是有点面瘫怎么这时候真的跟面瘫一样。
难道不该是大喊着“啊啊啊信长公!!”地飞奔出去吗?
…哦,对,我拽着他的马尾。
还有不动你小心点旅道具咯到我了。
我们两个略磕绊地跑到本丸的门口,狐之助早已在那等候。
我放开不动行光的马尾,然后握住他的手。
“dalao,别激动,听我说,”我严肃地看着不动行光,“不准带手机,别想着现场拍照,把手机交出来。”
不动行光:“……”
他一脸不舍地把手机上交给我。
你还真有这想法啊?
“而且如果你不回来我就把你fgo的满级织田信长...不管是满级还是满破,你不回来我就搞废这个信长。”我打开不动行光的手机当他面解开锁屏。
“你的锁屏密码我知道。”
“……喂!”然后我看着不动行光就要扑过来抢。
打闹了一会儿,放弃抢手机的不动行光瞪我一眼,转身就跟着懒得再等的狐之助跑了。
我看看手里的手机,冲远去的不动行光大喊:

“不动dalao!记得回家!你的手机在我手里!”

14.信
我是在下午的四点五十八分送走了不动行光。
所以也是在第二天的同一时间坐在门口等他寄信过来。
掐着时间等,没多久狐之助就出现了。
我接过它背在背上的信封,拆开。
啊,字好潦草,比我赶文件时候的字的潦草好一点。
因为太激动了所以手在抖吗?写字都能抖,是太激动了。
“主人,是来信了吗?”不动修行的之后,近侍就换成了退退。他小心地坐在旁边问道,后面的大白虎也跟着趴下。
“对啊,……不动写的字…写的啥啊我看的不是很不懂…”我努力地去分辨他写的啥。
我该说他贴心吗?知道我只会读片假文所以特意写了跟今剑一样的全是片假文,除了署名没有一个汉字。
【我说想修行,你一定很吃惊吧。】我读出来,翻译他的信。
是很吃惊,点点头表示赞同。
【一天到晚光喝酒的我,凭什么这么说。】
【每当我从醉酒的状态醒来,酒劲过去,就会觉得害怕。】
【总是想着这个本丸,是不是有一天也会烧毁呢?】
【为了逃避这个现实,就只能一直喝酒。如此循环。】
【……我想战胜这种恐惧。】
“以上。”我读完信,把信纸塞回信封里。
“不动君他…虽然平时看起来很颓废,一直在喝酒,但是…其实是这样想的吗?”退退轻声地说道,手有点不安地攥着衣摆。
我沉默着。
不动他每天都在醉酒,还以为是啥呢,结果是在怕本丸会突然被烧吗?
“呐,退退。”我戳戳退退。
神游的他立刻回神:“啊,是…!”

“走吧,我们去买一些灭火器吧。”


15.归来
收信的第二天,我读完信就差扛起李云龙的大砍刀亲自去守着不动行光的修行看他有没干“大事”——wtf!有话好好说不要屠了光秀啊!我还不想哪天去本能寺那个时代练级的时候发现有一把短刀身上挂着我的手链然后认出就是你!
那一天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有谁会不担心自家的刀会不会突然热血上头就去修改历史。
尤其同时还是被害妄想症的。
拿着不动行光的手机打开fgo,找到了ID界面就把他号的ID改成“不动行光是傻×”。
但是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的我,扛着大砍刀——
去后房劈柴。
我愣是就这么把柴火全给劈了……。
熬到第三天,怀着不安的心情打开了最后一封信。
光是开头第一句的【安心吧,我没能当成叛徒。】就让我放下心来。
信里,有一句话让我对信长路转粉:
【为了已经失去的过去牺牲现在的自己,这样到底有什么意思?】
……信长dalao请务必接受我的膜拜!一击必杀戳到重点啊!而且也终于让这家伙走出过去的阴影了啊!
我猛地抱住路过的爱染痛哭流涕:“傻儿子终于长大了吗!”
爱染:“???”
然后被明老板锤了几下头才放开爱染。
不动行光回家的那一天,我抱着一个东西打算他回家就送给他当修行结束的礼物。
倒计时倒计时,我盯着手机上的时间,心情十分激动。
等待是很煎熬的,就算只剩不到三分钟。
三分钟,做好开门的准备。
两分钟,我把怀里的东西换个姿势抱着。
一分钟,我听见了逐渐清晰的脚步声正在不紧不慢地接近。
走快点啊!我就差直接吼了。
脚步声在门前止住,我知道是不动行光回来了。
我——把怀里原本抱着的东西放一边去用极快的手速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功能!
“吱——”门被推开了,我举起手机就是连拍。
“不动行光,现在回到了现任主人的身边!”眼前的人说着,白净的脸上没有之前因醉酒的红晕。衣服好好地穿着领带打得整好好的,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清爽了很多。
……??这真的是我家那个天天酗酒的小酒鬼?被盗版了吗?
“你谁啊?”我放下手机,惊讶不已。
“……诶?问我是谁?”他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有点不高兴地说,“真过分,我只是醒酒了而已!”
原来醒酒还能切换模式吗?看起来整个都变了好嘛?
我缩缩脖子:“那你打个嗝我听听……”
“……”对方并没有真的打嗝,而是用我熟悉无比的,不动行光那时不时就会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哦唬,真的是我家的不动诶,这熟悉的眼神。”我恍然大悟。
……不对啊为什么要认这个眼神!难道习惯了被不动这种眼神看所以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m!?
不我拒绝这个设定。
内心挣扎一下,发现怎么都是我想的那样就放弃了,我拿起被我放一边的东西递给不动行光。
“什么?”不动行光接过,并解除看白痴的眼神的模式,疑惑地问。
“这是婶婶我给予你物质上的安全感,灭火器,不用谢我。”我嘿嘿一笑,然而他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

“精神上有不安的话就直接找我好了,学会撒娇也是一种发泄方式。”

评论(2)
热度(26)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