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ooc有,瞎写,文笔没有。

本篇的主角是猫。真,猫。

能接受的就往下看吧。





——————————





审神者在某天突然捡回来一只脏兮兮的幼猫。
很小只很小只,刚好捧在手里的那样大小。软软的,小小声地叫着。
一带回本丸,所有的短刀都围了上来,好奇地看着审神者带回来的小家伙。
“啊,好可爱——”退看到审神者手里捧着伸过来给他看的手的里的幼猫,忍不住感慨。
听到退的发言,一向很好奇的秋田从刃群后挤到前面来,审神者把手往前伸过一些好让秋田看的更清楚,“看起来好软呢。”看清了的秋田说。
“好想摸一下...”
审神者清了清嗓子,收回把幼猫捧着给短刀们看的手。
“现在给猫取了个名字吧,就叫.....”审神者提议,话顿了顿,把猫改放到左手上,用另一只手数着在场的各位,
“.......叫...叫药研!”审神者她点名的手在药研那定住,笑容傻逼兮兮。
“???大将这名字是现取的吧?以后喊‘药研’都不知道是喊我还是猫啊。”突然中枪的药研惊讶。
“诶——好随便——”其余小短刀说道。
一听药研说分不清他和猫的话,审神者反而笑的更开心:“我想看看以后喊‘药研’时两只傻傻分不清的场景。”
然而在药研的抗议下,还是妥协退一步的再加上了个字,成了“药研君”。

这是“药研君”眼睛还没睁开时第一次听到的人声。

药研君甩着长长的尾巴,优雅地走在走廊上,靠着爪子的肉垫子行走无声。
走到了拐角处,视界里出现一个东西。
那东西是悬挂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上面,动作跟着挂着它的东西荡来荡去。
药研君立刻被吸引住了,它微微弓起背,脚步放轻,慢慢地逼近。
待到离那东西只有手臂的长度的距离后,药研君蹲下,腿部蓄力。
最后,猛地向那个东西扑过去!
“哇!”
“噫!?”
那被扑到的东西发出惊呼,而也有什么被那惊呼吓到了。
药研君才不管吓到谁呢,它整个吊在扑到的东西的上面,锋利的爪子直接穿透进去,勾住了丝线。
还没咬到,就被人抱了起来,爪子还不满足地勾着丝线不松开。
“哦,是药研君啊,突然扑过来真是吓到我了呢!”抱着药研君的人笑道。
原来那“荡来荡去”的东西是鹤丸的袖子。
鹤丸不在意自己的袖子被这小家伙儿挠出线,从它会跑之后,就习惯经常被扑了。
药研君甩了甩尾巴,乖乖的让鹤丸把它抱在怀里。
它对这个和它同样是一身白的家伙并不讨厌。
“诶...是鹤丸先生和猫咪啊...”刚刚鹤丸蹲守的地方冒出退的头。
药研君抖抖耳朵,让鹤丸摸了会儿毛之后便挣开了他的抱抱,走到退的腿边,绕一圈地蹭蹭。
刚刚鹤丸抱的姿势让它不太舒服,奈何它之前的时候无论怎么表达鹤丸都get不到重点,所以放弃了。
还是有经验的退的抱抱舒服。
没理会鹤丸对退说想要再抱它的话,再躲开退伸来的手,踏着步子就要走。
药研君走时还冲在后面的两个刃甩尾巴,眯着蓝色的眼睛,猫脸上满是高冷。
愚蠢的刃类,朕的毛,不是想摸多久就摸多久的。

药研君喜欢动来动去的东西,喜欢温暖的地方,喜欢让它随便怎么乱动都不会怎样的人(刃),高的地方还有隔壁的大白虎。
从鹤丸那边出发,开始了它日常绕本丸溜达的活动。
首先路过了数珠丸的房间,看见了青江和数珠丸和江雪和石切丸在一块,三个在叨叨什么,一个神情无奈地接受着那三个的叨叨。
药研君观察了几秒,倍感无趣,抬起猫爪子继续走。
到了三日月的房间,只见几个人围着三日月忙上忙下。今剑拿着梳子给三日月整理头发,岩融在帮今剑梳头,小狐则在后面把所有刃的被褥收拾起来。
哦,石切丸在其他房间祛除污秽呢。
药研君看着三条家的忙完,默默抬起后腿给自己挠挠痒,挠完后再舔舔毛,最后继续自己的活动。
这个地方很有趣,有各种各样的事物。
药研君这路上遇到过和它一样高冷的大俱利,并吃掉了他给的鱼干;遇到过鸣狐,并和他的狐狸打了个架;到了后院遇到了半个身子躺在走廊中央两条腿蹬在外边的的审神者,看都懒得看地踩过审神者的肚子过了;遇到了被光忠追逐的鹤球,慢悠悠地到一边去后他两正好从刚才的位置跑过。
大清早的就这么热闹。

喜欢安静的药研君转个方向,朝一个角落小步地跑去。
在这本丸的一个角落,只要去那里,就可以发现——
一只在那里几乎是日常长蘑菇的切国。
窝角落里的切国总是抱着双腿,裹着脏脏的披(bei)风(bei),虽然目光平静如水,但周身的气场很低落。
找到切国的药研君,踏着优雅的步子,在他的旁边像母鸡似得蹲下。
切国注意到了药研君,这高冷的猫咪。
当初那只被审神者从外面捡回来的幼猫,现在已长大了很多。从开始的爱粘人,喜欢跟在别人后边喵喵的小家伙,长成如今这一脸高冷、撸久了还会被它爪子拍手,并且一脸“别摸朕的毛了,退下吧”的样子。
浑身洁白如雪没有一丝其他颜色,蓝色的眼睛就像水晶一样清澈透明。
漂亮的它,喜欢跟漂亮的切国蹲一起。
切国盯了一会儿药研君,伸手,放它小脑袋上轻轻地揉。
抚摸下滑顺的毛发,戳戳软软的肚子,以及再挠挠下巴还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本来是长蘑菇的切国也忍不住地撸起了猫。
直到堀川和山伏出现,他们一个把切国从背后架起来,一个把药研君抱起。
“兄弟,走吧到午饭时间了哦!”堀川抱着猫笑道,顺手给怀里的猫挠下巴。
“咔咔咔,饿肚子的话可没法好好的修行啊!”山伏说着,揽住切国就往食堂走。
时间真快,分明还没绕完本丸。任由堀川抱着前去吃饭。

“药研君药研君,过来过来!”审神者坐在她的位置上冲药研君呼唤,手持筷子,筷子夹着一块鱼肉。
“大将?”
“喵?”
两只药研(君)同时给出审神者想看到的反应。
审神者见状,嘿嘿地笑出声,举起夹着鱼肉的手道:“两只药研哟,要吃鱼不?喂你们要不要?”
药研:心情复杂.jpg
药研君:喵(不)。
一刃一猫拒绝审神者的投喂并低头吃饭。
曾经药研问过审神者为什么要以他名字来命名,得到的回答是真的只是想看两个药研傻傻分不清叫谁的场景。
为什么不是别人名字?
审神者回答,我想过叫不动,但是不动不太经常出没,还得我去找他。
药研无言以对。
在他旁边的药研君咬着一块肉,爪子摁着肉的另一边,牙齿撕咬肉。
药研的左邻座是后藤,后藤的左邻座则是厚,再过去点是一期。
后藤不太喜欢鱼肉。
他来的第一天刚好午饭有鱼肉,但是那鱼肉,因为某两个家伙而导致印象深刻。
悄咪咪地左右看一下,没人注意他,都在各吃各的。
夹起了自己的那份鱼肉,以几乎极化的机动迅速夹到药研君的盘子里。
后藤藤四郎,隐蔽41。
good!后藤就像是解决了什么棘手的东西那样轻松,才想好好地继续吃饭,不料一边的厚突然就要夹走他盘子的章鱼小香肠。
后藤立刻制止了厚的恶劣行为。
“喂,厚你...”
“我看到了哦,后藤你刚刚做的。”厚说道,旁人听来是没头没脑的话,然而后藤当然明白厚说的是什么意思,只能愤愤地让厚夹走章鱼小香肠。
厚藤四郎,侦查93。
厚在正经的时候很严肃,不过平常的时候还是跟没修行之前一样,有空就欺负一下其他的兄弟。
不过一本正经地抢食也还是有些惊悚。
目睹了全过程的,勉强算是事情源头的药研君没什么反应,吃完自己的食物,伸个懒腰,被刚好也吃完饭的退捉住,然后被他用布擦干净满是食物残渣的嘴。
等退弄好了,药研君站起来蹭蹭退后就离开了。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连地板都被会晒的暖暖的。
而药研君吃饱后喜欢后去一个地方睡觉。
那地方就是晒被子的地方。
就算会被歌仙反复无数次地抱下来,被大包平戳着头骂几句,但就是要去上边睡!
被很多刃从被子上驱逐过多次,不过有一次被审神者发现了,但是她没有像他们一样把它抱下来或者骂几句,而是一起跟它扑上去,最后一起挨骂。
“阳光正好,不睡就辜负了这天气啊。”她笑着说。
药研君眯着眼睛,滚到她旁边,蹭蹭她的脸就蜷起来睡了。
挨骂什么的,随它去吧!习惯就好了。

end

————————
我发现我每次写文都在想着“快结束吧快结束吧!快点写完吧!”,然后吧,写完是写完了,但是结尾结束的莫名其妙。

评论
热度(9)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