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挖地,和信浓

说起来信浓来的那会儿,终于挖到了他,就立刻撤退,整个队伍极速退出地下城,然后使用传送道具很快就回到本丸的门口。还没开门就迫不及待地将其召唤,灵力自手掌往手里的刀身灌入,再配合刀应从我的召唤的颤抖迅速地抛向半空,刚好的一阵刺眼的白光瞬间出现。等召唤的白光消失时,看到的第一眼就是一个小少年他那因阳光而更加耀眼的红发,而后是小少年睁开的眼睛,他墨绿色的眼里带着笑意。
“我,信浓藤四郎。是藤四郎兄弟中的秘藏子哟。”
那时候对他的感觉就四个字:
神采飞扬。
领着信浓进了门后,没出阵的一期跟鸣狐还有其他的藤四郎们纷纷围了上来,来看看这最后一个来的弟弟是什么样子。
我也是如释重负,之前在论坛看到别人的信浓觉得特别可爱,但是在之前的挖地中咸鱼了没挖到所以碎碎念,而现在这次的挖地终于挖出了属于自己家的信浓,可谓激动无比。
激动没几下就被突然出现的长谷部拉去赶公文了....。

和信浓第一次正式对话!
我面前站着昨天刚来的信浓,他穿着内番的衣服,围着围巾,笑着。
好可爱!
我只剩这三个字想说。
然而在我快把“好可爱”说出来时眼角余光发现了正在走来的一期。
喵?一期起好早。
“呐,大将。”信浓出声了,清亮的少年音把我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我转回视角,信浓他认真的眼神令我也认真了起来。
“咋了?”我问道。
信浓稍稍歪头,有点迟疑带地说:
“呐,我可以钻进你的怀里吗?”
...
......
我感受到一期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好啊,来抱抱!”我懒眼都不看一下一期,直接张开双臂开心地回答。
于是信浓便钻我怀里,脑袋搁我心脏的位置,手臂则抱着我的腰。我抱着信浓痴汉地笑了一下之后立刻将我自己都觉得猥琐的笑收敛起来。
抱着信浓我发现,信浓也就矮我大概六七厘米而已。
155左右。
“大将的怀里好温暖。”信浓说着蹭了一下我。
...小短刀真是天使一样的存在啊!
“信浓好可爱。”我摸摸他的头,嗯,手感很好。
不过等我反应过来时,一期已经现在信浓的背后,同时也就是我的面前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命不久矣??脑内闪过以前看过的很多在论坛上的各个婶婶当着或不小心一期的面抱了他弟之类的什么鬼结果被一期各种审判的帖子......
噫,我居然会栽到这里?!不管了,抱了信浓小天使也算血赚不亏!
抱着信浓的力度加大了点...
但是最后的结果证明了我只是被害妄想症发作了而已。
一期他还是跟平时一样,笑容温和,也没什么帖子写的那种“似笑非笑”“明明是在笑却感觉不到温度”“笑容仿佛下一秒就要裂开”“温度急降”。
一期他现在的笑容跟平常没什么太大不同,温润,就像温水那样。甚至比平常还要...开心?
“主殿能跟新来的弟弟相处融洽真是太好了,昨天看到主殿回来后一直没表情,也不说话,还以为是不喜欢呢。”一期浅笑道,“现在看到主殿跟信浓相处的很好,我放心了呢。”
“早上好一期哥!”信浓转过头,向一期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信浓。”一期回答道,伸手揉了一下信浓的头。
我则挠了挠脸颊,“因为昨天刚回来没多久,很累的说,然后一休息起来就想犯懒连话都懒得说...”
“知道的,我也在这里很久了,主殿的一些习惯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想过这次会懒到表情都懒得变。”一期轻笑,忽然就像摸信浓的头那样带队摸我头??
在我忍住了头槌之际,一期他留给我一句话就走了:
“谢谢。”
我扭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学邓布利多摇了摇头。
“......抱歉了,之前。”
“怎么了?”信浓有点懵懂,抬起了头问道。
我见信浓的额头刚好就离我嘴唇的下面一点点的位置,索性就亲了亲他的额头,回答“没什么,走陪我赶公文”就放开了他,改拉手就拉着去书房了。

赶公文时注意到信浓他时不时就会看过来的眼神,我知道他是在看——
我的字。
...潦草的字。
我为了赶公文都是用很快的速度写,自然的,字都是潦草到不行。之前的近侍小夜药研他们,跟初始的被被纷纷表示我写的字他们看不懂,还友情资助了几本字帖......
跑题了。
等信浓再次看过来时我直接学恐怖游戏的那种,像机械一样的,就是那种本来是低着的头转过去,然后低头转成歪头。
目光相对。
显然被我转头方式有点吓到的信浓他轻轻地抖了一下,而后又坐好了。
“干嘛呢?”把笔放下,我开口问道。
信浓抱着膝,脸快被围巾全部挡住了,看上去是有些犹豫什么。
“大胆说呗。”我放下笔,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了一下,语速放慢(我觉得小说写的“放柔的语气”是这样做)地说。
信浓任由我摸头,眨巴了一下眼睛。
“嗯,昨天看到大将对我的到来没什么话跟表情,还以为大将不喜欢我呢。”
“没啊,那时候很累的说。”我收回摸头的手,推开了面前的东西,然后身子往前倒,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
挖地多累啊,不仅要挖土还要打怪,一层的怪越来越多。
我申请的雷管之类的还被驳回并警告不能自行购买,好气啊。
地下城贼大,大到在里面用投石都完全没问题。
而且打完怪还得扛着铁锹在各种角落的土堆挖掘看有没新刀,有时候还能挖出骨头什么的。
能不累吗?
我趴了一下就重新坐起来,左手托腮,学姥爷干坏事时候的笑容冲信浓嘿嘿。
“信浓哟,挖地的时候想发现新刀是要自己动手的,你猜猜怎么个发现法?”
信浓眨了眨眼睛,思索着。
“嗯...是从哪里掉下来吗?”
不,是从土里刨出来的。
说出来可能会不同我玩了。
“对啊,从屋顶上掉下来的,掉进了姥爷的帽兜里。”
我扯淡,想进一步扯淡并学汤姆搂母猫那样去搂信浓时,药研蜜汁出现了...
“大将,公文写完了吗?”抬头一看,药研弯下腰凑近了,眼镜反光,特别的反派boss。
“还没啊,不是下周才交嘛?”我干笑一下,视线忍不住的往信浓那飘——
却被药研一个挪位挡住了。
“是明天上交啊,大将。”
“......嘎?”
药研没说下去,把信浓说走之后自己坐信浓的位置上,
监督我赶公文。
......
啊,偷懒一时爽。
赶时火葬场。

————————————
日服阿官搞事。
然后。
我不会退坑。
还会【低速】产粮。
我想了很久,是真不想退。
最后就决定不退,就这么简单。
不要留言什么“你这样是不爱国”亦或是“汉奸”,
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玩游戏,就这样。
我也希望把地点改掉,现在坐等消息。
拒绝撕逼。

评论(2)
热度(24)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