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不动行光三十事-no.2

ooc有,以及是按照我本丸的不动行光来写的。
如有不适,欢迎右上关闭。
第一视角。文笔不好。
无cp向。
有什么不好的可以指出,拒绝无脑找茬。
想到什么写什么,有灵感就写没有就不写,懒得写的时候也不写,全看心情和灵感。
没人看我也要写这个前缀因为我闲。
我发现不动的粮好少...那就自产吧!

=========

6.演练场
这次难得的没有把极短留在家里堵演练场的别人,而是把他们都派出去远征了。现在的第一队,只剩下了不动行光。
第一队队长,兼近侍的不动行光。
看着挺重要的职位给了不动行光时,他也没什么表示。记得他当时依然是在喝酒,我提出他来当近侍,不动行光也就看了我一眼,道:“嗝……这样好吗?让没用的刀当队长。”
“......不是你要当的吗?”
...
......
当家里边,我写公文的书房一如既往的安静如鸡除了不动行光的偶尔打嗝声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拍门。
特有规律,规律的诡异。
我放下笔,伸手去拉瘫在旁边就差倒在桌子上的不动行光,扯半天果真像他名字前两个字一样,不动。等我又拉了一下,才晃晃悠悠地睁开眼睛。
听完我的话之后回了我“不去。”一词,简单粗暴。
......大半夜的有人敲门,我根本不敢自己去好吗!
我心一横,爬起来走到不动行光面前,弯腰,双手穿过不动行光的腋下,像抱小孩子那样,以强硬的方式抱起来。
半夜开门我自己去?我怂不敢!
最后,虽然说着不去的不动行光还是被我连拖带拽地拉到门口了。
门上的灯笼因为风略大的缘故,晃晃悠悠个没完没了,导致场面一亮一暗。
我扶住不动行光,这家伙喝太多睡觉又被我叫起来所以有些浑浑噩噩站不稳,必须扶住他才行。
我用标准的,支撑酒鬼的姿势扶好了不动行光,再慢慢地打开门的一点点,接下来用脚尖缓缓地把门弄开(这样方便我看到如果是什么不对劲的东西的时候一脚踹出去)......
还好的,门外不是我想象的恐怖的什么什么,而是站着一个女孩,她身后跟着一队的极短,然后说出了让我把门直接关上的话:“请问,可以和我打一下演练场吗?”
“不打,你遇到的可能是假的演练场的假婶婶。”我立刻关门。

半夜打个屁的演练场,你和你家的不睡我家的还要睡呢。明天再来,我家极短回来再来跟你家的切磋。

7.种田
安排了不动行光去种田。
然而当我说了让他去种田的安排时,不动行光他,本丸按例地,先喝酒,再回答道:
“就算变得全身泥土,也不会有人再看着我了吧?”
我听完,摸了摸下巴,很认真地想了一下,最终再很认真地拍了一下他的头回答:

“其实真相就是你喝酒喝多了,躺在地上就直接睡了吧。禁止偷懒。”

8.门槛
我写完公文一如既往地躺在长廊咸鱼,只不过有些不同的是,旁边多了个小酒鬼。
我躺长廊的边缘,头顶位置是一根柱子。而不动行光他则坐在长廊内侧靠着柱子,喝酒。
我们两个啥也没说,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各自发呆想自己的事。
直到这份诡异的安静,被一声“咚!”给打破。
我翻过身,和不动行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不远处的,发出声音的地方。
我们看到太郎站在一间房间的门前,他有些吃痛地揉着额头,一双细长的眼睛因为疼痛而微微眯起。
看来是不小心撞到门槛了。
太郎边揉着撞到的额头,边继续迈脚进去,不过这次他注意着门槛了,低了一下头,才没有发生第二次惨案。
“......”看完太郎那边,我抬头将视角转到不动行光那边。巧了,他也往我这看,我两视线就这么对上了。
“......不动,你,渴望长到太郎的那种身高吗?”

“...不。嗝......”

9.万屋
下午和不动行光出门去万屋溜达了。
和本丸扛把子之一的光忠打招呼时,光忠他冷漠地说了“要是乱花钱我可不会借钱给你哦?”这种话。
我想要零用钱的念头顿时一哽,然后用比他的话更冷漠的转身,拉着近侍-不动行光就走。
走吧不动!我们去抢劫!
...结果也没真的去抢劫。只是去我房间,拿了我自己存的私房钱就去逛街了。
到了万屋之后,不动行光似乎有点清醒了,他环视了一圈周围,便嚷嚷着“要买酒吗?还是买茶具呢?”
我没回答,反而伸手摸了一把他长长的头发,感觉很滑很软挺舒服的,就又手欠摸多几下,于是被不动行光突然的甩头甩开了。
“唧......”我看着不动行光他那因为喝酒醉到发红的脸上有了一点不高兴,只能收手了。
收手之后,我拉着不动行光的手到货架前,挑选着东西。
万屋的人较多,跟我同样也是带自家刀来的审神者也不少。理所应当,也有跟我同样是带着,名为不动行光的刀的审神者。
还是庆幸不动行光他没甩开我手,不然不小心走散,面对这好几个一毛一样(我自己还脸盲)的不动行光,可能会GG。
越想越恐怖,我握着不动行光的手加大了点力度。
后面莫名越来越方,连接着溜达的心也没有了,就直接用拖的,拖着不动行光去卖线团的货架,每个颜色都拿了一个就立刻去付款出了店门。
“......不是酒。”出来好一会儿,不动行光才慢了不知道多少拍的反应过来,将我塞他那边的装着线团的袋子平举到眼前仔细观察了几秒说道。
“小屁孩子喝什么酒。”我拍了一下他的手,抢过袋子并把袋子跟左手的一起拿,右手重新握住他的手,“人多,别松开,走散不好找。”

“......什么啊,我不能喝酒?看起来是这样但我也是上百岁了。...我知道了啦不会放开你的手的行了吧?啰嗦...。”

10.远征
日常的捡垃圾...啊不,远征,因为暂时的没其他刀樱吹雪100%,就让不动行光,这为数不多的樱吹雪100%的刀当队长了。
走之前,不动行光,好像每次都看到他在喝酒...
他行装装扮已经完成,正在以标准姿态,拿着甜酒罐子靠门槛上喝。
我过去说完“远征的路上小心”时,不动行光扭头过来,冲我嘿嘿一笑:
“不是出阵?...嘿嘿,你的意思是不能把战斗交给没用的刀吗?”
......沃操,听着好欠扁我可以打他吗???我突然想踹倒眼前的,时不时就会说出颓废台词的家伙。
就算是我刀种里最喜欢的短刀。
“...dalao你当本丸的日常不用资源吗?这是很重要的任务啊,本丸的明天就交给你了!带来胜利吧!”我依然没忍心真的去踹他,果然是正太控咳咳...
最后的最后,我在第二天,给不动行光开门时,他带回了远征的大成功。

......不动啊你哪里没用了?要是谁说你没用我就把敢说你没用的家伙插鼻过肩摔摔进茅坑!(抱腿)(资源难民)

评论
热度(26)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