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不动行光三十事-no.1

ooc有,以及是按照我本丸的不动行光来写的。
如有不适,欢迎右上关闭。
第一视角。文笔不好。
无cp向。
有什么不好的可以指出,拒绝无脑找茬。
想到什么写什么,有灵感就写没有就不写,懒得写的时候也不写,全看心情和灵感。
没人看我也要写因为我闲。



==========

1.初回
我看着从boss的身上掉下了一柄短刀,本以为又是我拥有的刀的时候,突然间,那柄短刀爆发出让我猝不及防的,强烈的白光!
待白光消失,我也解除了瞎眼的状态,然后听到了从未听过的人声:“……嗝。我是不动行光。织田信长公最为喜爱的刀!如何,认输了吗~!”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我已经形成了那种,已经习惯不是目标却忽然就圆满结果有些不适应的——
抖m心理。
我反应回来之后立刻一把抱起队长小夜欢呼着毕业了,而对面的不动行光拿着一罐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在那喝。
等我注意到不动行光时,他看我的眼神可以用两个字概括:

傻逼。

2.寝室
给不动行光安排寝室的时候,我本来想让他跟小短裤们一起的,结果半路杀出来个次郎。
然而次郎似乎从不动那里闻到了什么,就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样的惊喜(qi),直接把我旁边的不动行光拉(tuo)过去高兴地说:
“哦哦!这次的新人居然也喜欢喝酒吗?哈哈哈!那么来陪我喝吧!”
“喂......你想——嗝——”
我看着刚来的,才lv.1的不动行光被快特化的,半醉酒的次郎,毫无反抗之力地,连话都没说完就拉(tuo)走了,最后我干脆把不动行光和次郎安排了一个寝室。

如果不动喝的是酒,那么酒鬼之间应该会有什么共同语言吧。

3.刀装
第一次让不动行光出门,担心他会不会翻车于是将一个特上的刀装给了他。
不动行光接过了刀装时,刚好仰头喝酒一口闷。
不过还是接的稳稳的。
但是在我准备给下一把刀刀装时,我听见了不动行光接过的回答:
“呵!”
“......”
我立刻把刀装一搁,转回不动行光那边:“你在挑衅我?”
于是我看到不动行光他一脸的不解,甚至又喝了一口酒。
“你‘呵’什么?”我开始有点不爽。
我很讨厌有人莫名其妙“呵”我啊,想打架?
大概已经明白了我指的什么的不动行光,他将拿着酒罐子的左手,举到脸颊边,再慢慢伸出食指,轻轻挠了一下:

“我说你啊......嗝......难道就没听过酒鬼的...另一种打嗝声吗?嗝。”

4.天空
不动行光回来了。
还受了轻伤。
枪爹摸的。
我得知消息就溜达到手入室,刚好看到药研在给不动行光手入。
不动行光手入时还喝酒,他喝完还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什么鬼,酒精消毒吗?
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走到不动行光的背后,看到了他死死的握着的酒罐子的手,我稍稍扭头,便瞄到药研给不动行光手入的位置,看着都觉得疼。
药研早就知道我来了,不过我用手势示意他别出声之后就没看我了。
我挪到不动行光的手臂伤口出半蹲着看,...哪里是轻伤啊?明明是快中伤了啊。
但是不动行光半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没有被人接近的自觉,就坐在那,眼神透过了手入室的窗户呆呆地注视外面的天空。
当我快以为他跟桂小太郎一样其实是已经睁着眼睛睡觉了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啊......天空好高......”

5.问题
最近本丸出现了较大的问题。
就是刀剑们出现了矛盾
不过矛盾的原因居然是,
洗发水。
这个问题让一向颓废的不动行光,变得意外的精神。
“真的,特精神,比明石还精神。”
喏,我指着正在对面长廊奔跑的不动行光对药研说着。
嘛啊,说起来,因为活动,所以花了挺多的小判,到最后连洗发水也买不起,穷的只剩资源。
结果呢,又因为自家的刀多,长头发的也多,洗发水很快就剩下最后一瓶。
这不,那最后一瓶,被正在死命逃的不动行光抱在怀里呢。
而他的身后面,追着最紧的是乱,鲶尾,安定和sada,之后就是江雪宗三小夜小狐太郎次郎兼桑堀川等等。
旁观了一会儿不动行光他们的洗发水追逐战,药研开口问:“大将,真的不考虑买一些洗发水吗?”
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不了,我喜欢看不动他这么精神的样子。你瞧他都被追到醒酒了,很有趣不是嘛。”



评论
热度(30)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