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无聊的一天。
像条被晾晒的咸鱼的我躺在院走廊上。走廊的的对面的水面桥上,小短裤们跟17在上面溜达。
一片枫叶离开了树枝,轻轻飘飘地落到水面上,漾开浅淡的波纹。

“哇!”
“什么鬼!”我tm被突然的吼声跟突然冒出来的脑袋吓到差点心脏病!
“哟!吓到了吗?”那家伙从脸上取下面具,笑容灿烂。
……
我一脚踢翻这个笑的很开心的家伙。
“你跟小夜药研小老虎今剑厚手合5个月吧。”
“为什么那么久啊!”姥爷手里的面具“啪嗒”地掉到了地上。
“因为我开心,出阵去你。”我爬到边缘捞起面具扣在脸上。

出阵队伍:
厚藤四郎
小夜左文字
五虎退
今剑
鹤丸国永
药研藤四郎

出阵地点
7-1

目送他们离开,我发了一下呆。
孩子们长大了啊…
除了一个老顽童。

早晨9:10
我扛着扫把去门口扫叶子,发现另一个鹤丸国永(*二号机,简称鹤球,初号机简称姥爷。)被17追赶,后面跟着乱和前田秋田平野后藤。鹤球看到我就大声呼喊似乎是求救。我点点头。转身就走。

早晨10:02
路过院子,光忠跟sada坐一起聊天,还有面无表情的大咖喱。看上去挺开心的他们。

早晨11:37
我去田地查看内番,不小心踢到明老板——躺在树丛里的明老板,旁边摆着一碟茶菓子。
特别惬意。
不干活啊……我思索了一下,将其踢醒。
“内番时间多加三周。”我说道。

中午12:09
队伍归来,刀装无损,带回乱,鲶尾,前田,堀川跟小夜的?号机,放进仓库。
休息好了吃完饭,午睡一下就继续出门。

下午1:23
次郎跟不动还在喝酒,也不知道会不会酒精中毒……
啊,倒了。我看着不动又喝多了倒下,酒瓶子也跟着倒了,“咕噜噜”地快掉到下面的时候太郎接住了。
“あるじ。”太郎见我出没默默打了声招呼。
“嗯……”我回答,上去把不动的酒搜刮完。
小孩子喝什么酒。

下午2:56
看到了小狐在顺毛。
拿着梳子一下一下地梳。
长长的银白色长发中,一把木梳在其中慢慢地穿过。
一头银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嗯?めしさま。”小狐转过头来,眼睛微眯唇角上扬。
“头发不错啊,用的啥洗发水?”我很不合时宜地问。

下午4:13
队伍归来
带回了papa跟鲶尾?号机。
休息了一下就去走今天的最后一次了。

下午5:25
鲶尾想把鸣狐的狐狸抓去洗澡被拒绝了。
狐狸说昨天才洗过。
果然小动物不是喜欢水吧…

下午6:01
光忠跟长谷部已经把晚饭做好正在叫人,鹤球不知道溜哪去了。安定跟清光也在帮忙喊人,然后我看到安定快走到走廊拐角处时,一抹白色晃晃悠悠地出现在了那里。
刚想提醒已经来不及,鹤球猛的出来哇,安定就在鹤球脚踏出来的那一刹那将脚伸出去——
鹤球的吓人计划失败并被反杀。

下午6:57
老哥来了电话炫他单抽金闪闪,并嘲笑我混了那么久欧洲的那么少。
我立刻拉过小狐几个合影发过去。
他回复才这么几个。
我该怎么晒这个不是婶婶的家伙,急,在线等。

晚上7:26
队伍归来。我去开门的时候一个白衣服一头卷毛的,看着很舒心的陌生少年突然跳出来。
“我叫物吉贞宗!这次,让我带给你幸运就好吧?”少年笑道。
“哦!大将!”厚从少年的身后冒出,“嘛,看他是人形或许是我们没有的刀就干脆带回来啦!”
“贞宗啊..跟太鼓钟贞宗一个家的吧…”我想着。
“欢迎回家。”我敞开了大门,“大家辛苦了。”

等大家都去洗手吃饭的时候捞爷神秘兮兮地蹭过来。
“我说啊,面具就还我呗?”
“不。”冷漠.jpg

评论(2)
热度(2)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