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限锻赌爷惨遭坠机

阿官要开期间锻刀,新刀剑男士公布了是小乌丸。
我翻阅着审神者论坛,上面炸开一片。
有说资源要爆炸的,有说一定要赌到的,还有说是谁喂的毒奶的没毒死的等等一类。
我不太清楚期间锻刀是啥,在这活动我也就只是个新人而已。
继续翻着论坛,发现了好多人在活动期间赌到了爷爷啊..
一直好想要爷爷啊…我琢磨一下,决定在等一下就要开始的期间锻刀,简称限锻,来赌爷爷。

耐心等待着,心里默念着时间。很快的,当最后一秒逝去,一向神出鬼没的狐之助准时地出现在门外,背上背着一卷书信。
“哟,期间限锻活动开始了哦。”狐之助道,用特别迷的姿势将书信弄了下来之后叼起慢悠悠地朝我走过来。
“新~刀剑男士,小乌丸。怎么样,有信心拿到嘛?”狐之助跳上桌子,把书信放下之后悠然地问。
“小乌丸?不知道,我要赌三日月。”我表示冷漠。
“真的吗?小乌丸现在只有限锻才有哦。三日月宗近你只要有材料随时都可以锻,甚至去第五时代的第四区找。”狐之助一副有点无语的表情。
“没什么兴趣啊…最感兴趣最想要的还是三日月啊我。”我站起身,拿起书信草草看了一下并拿出夹在里面的富士就去赌了,把狐之助丢在后面。

“来吧!带来三日月吧!”我拉着萤总的小手,在锻刀房里冲着刀匠跟炉子吼(萤总只是跟着说并没有像我一样吼,我突然觉得这样的我好像傻逼…)。
“好的!”刀匠回复道,并按照我找的公式准备好材料的数量,预备开始。
“上吧!”我呐喊着,右手凝聚起灵力直接就灌进炉子里,萤总紧随其上,只见一道清浅的绿色光芒一闪而过,而后那光钻入了炉子。
“去吧,富士。”刀匠说着手托起富士,嘴里不知道在念什么,只见他手里的富士突然自行撕裂开来,在空中迅速粉碎消散成光,猛的冲入了炉子。“碰!”的一声炉子的门闭上了。
“哦哦哦!时间是多少呢!”我跟萤总跟刀匠瞪大了眼睛——
01:30。
……
“没关系的哦,”有些上不来气的时候萤总握住了我的手,他的手温温凉凉的,“还有下次哦。”
我愣一下,点了点头:“对的,我们还有下次,3w多资源!”
我振作起来,再次赌了一把——
01:30。
……
正常的,开始都是这样的……我如此安慰自己。
“主上?”萤总忽然轻轻地摇了一下我的手,可能是看我没有立刻给出反应有点担心我情绪。
我点头,思索了一下。
“萤丸,去吧物吉叫过来试一下怎样?说不定可以带来哦?”我提议道 。
“可以的哟,我去喊他过来。”萤总应着,一路小跑着出去了。

“我来了哦!”物吉很快就过来了,“希望我的幸运可以给主上带来想要的刀!”
我很感动..把阿官送的剩下的唯一的富士交给物吉。
愿你的幸运可以带来爷爷。
“好,要上了哟——”物吉说着,收起脸上的笑容。
还是那个步骤,加材料,灌灵力,以及最后的加富士。
“嗒!”物吉喊道。
时间。
04:00。
“哦!!好厉害!!”我开心地想抱住物吉!
不愧是幸运的刀啊!
我一阵打鸡血版的抽风像个傻逼一样开心,手从袖子里抽出一张加速用的符纸直接抛进去!
出来吧!三日月宗近!!
但是,并没有我所想的三日月。炉子一开一阵的白烟冒出来,呛地我跟物吉咳了几声。
“..不会吧……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囔囔着,待烟差不多散去走近了一看。
一柄太刀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小狐丸。
“……wtf——”我没忍住直接低声怒吼,“怎么又是小狐啊!”
“嗯?主上不喜欢吗?”物吉问。
“不是…我们家已经小狐了……”我有些萎地回答。
“对哦,那怎么办?”
“放仓库吧……”我回答。
继续赌了几把,最后出来的只剩下130…
“呐,物吉 ,麻烦把小狐叫过来。”

我看着小狐,觉得小狐应该可以弄出爷爷,因为同样是4h跟三条家的嘛……
之后小狐赌出了很多的……130。包括一直卡着的虎哥。我想二姐可能会不爽到上天。
下次赌一下浦岛平衡一下吧…

赌着赌着,我看着资源就快空了,心一横,眼一闭,颤抖着手将把最后的999材料赌了。
3:20..
得,爷爷没希望了,我心如死灰地把加速符纸丢进炉子。
来姥爷也还好,白花花的很治愈。
……完全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的320不是姥爷不是17江雪跟莺,而是——
小乌丸。
我看向小狐,后者笑了笑:
“就算三日月他不来也没关系,我帮你带回了这次限锻的刀哦。”小狐轻声道。
……鼻子,突然有点酸。
……谢谢。
虽然爷爷依然没了。
但是,谢谢。
不过我们的材料坠机了……
要吃低保混日子了…


————————
以上赌刀为真实经历,某种程度上的歪打正着,对于赌爷爷的我心情复杂……
好困啊先发了明天再改……

评论(2)
热度(13)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