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本丸日记-2

今天记一下日记。

现在是战扩活动期间,为了在e3不被吊打,就一直让厚当队长带着一系列的短刀出门去e2练级了。

这一练级,就是好几天。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安定心情并不好,这几天早上去演练场,每次的侦查,他都说:“看不清呢。”

索敌失败...

被对面吊打了几次。

估摸着他不知咋了干脆先放置play了,继续带厚等几个小短刀出门。

后面练级突然很想捞明石,又偏偏捞不到,有些暴躁起来的我忍不住直接揽过爱染喊出让短刀们目瞪口呆+懵逼+惊恐的话。

“明石你再不来我就强bao了爱染!”

……然而还是没来。

反而还要和短刀们解释一下我为啥喊那种话。

然后第二天出门,明石就来了——大致于昨天我还说了谁带回明石,谁就第二个毕业。

积极倒是很积极吧,就是玩起了沟沟乐。

到最后还是厚带回来的(虽说我后期就一直让厚带队)。

然后呢,一期近侍,锻出了姥爷。

去e1练姥爷呢,带回了次郎。

第三天呢。手贱吧,又赌刀了。

近侍叫了手入中的姥爷过来一下就回去了。

可以的,三个钟又二十分钟。

等吧等吧等,看着刀匠那货忙啊忙的,等的时候期间还去看看姥爷那家伙。

...和在逗明石呢。

再跑回来等。

终于等到了,姥爷也手入完了,溜达过来看看是谁。

姥爷干嘛呢你,拿着蚊香眼眼镜还带着大胡子啥的。所以说你道具哪里来的哦。

炉子一开,一头的长发,以及响起的慢悠悠的声音。

江雪左文字。

...姥爷你人品不错啊,虽然住院费贵了些。


话说姥爷来的时候,就拉去出阵。

然后呢,前面也没有索敌失败。也不是很像别的审神说的那样瞎。

……后来我发现我有点错了。

姥爷站在石头上朝远方眺望,稍稍地眯起眼睛,嘴巴微微噘起,左手拿刀右手搁在脑门上挡光。

看了一会儿完了对我说。

“不行啊还是看不清。”

“姥爷你是白内障吧,好歹是少年人的身体啊好歹好好利用啊。”

“真的看不清。”

“回头给你滴眼液啊姥爷。”

“话说为什么叫我‘姥爷’?”

“三日月自称‘爷爷’的话,按辈分你就是姥爷。”



这还不算完,出门在外打打怪,总是不打枪爹,把枪爹最后才来打死。

这不,又一个被枪爹送进手入室,刚来的江雪。

所以说为什么要把枪爹留到最后才来砍掉啊!每次都是这样!又不是神威那货把好吃的留到最后吃!而且枪爹也不好吃!!

跑不过枪爹就先把枪爹打死啊不要被捅第二次不行?!


令人操心的孩子!

评论
热度(6)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