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新审神与刀匠

尽他妈瞎写

阿寥我的心情很微妙

想要殴打点什么

婶婶与刀匠。






=======

我的心情是有些微妙又暴躁的,坐在不远的地方面无表情地盯着在火炉边鼓捣的刀匠。

怎么说呢?我收回视线低下头玩着手指。我的目标是搞出个三日月。

然后现在有事没事带着安定他们几个出阵去练下手,独留刀匠那货在这孤独的跟火炉相依相守扎堆。

然后出阵带回来了好多的今剑跟药研以及乱……偶尔再来点小老虎。打几局六人制的斗地主都绰绰有余了。

哦,那几个现在是在扎堆来着。我瞥了眼刀匠。

还是说留他一个人在这太孤独于是被他咒了于是从亚洲人慢慢变黑变成了非洲人……难道,让一个单身的刀匠在这里会降低我的人品??

我立刻明白了过来!或许刀匠这种生物也是需要“冲喜”?!只要这丫有伴了就可以加人品!

搞到爷爷那几个的日子指日可待!?

我仿佛听到了有人在说我现在的表情就像是想要犯罪。

我忽的扭头看向了门口,门口飘过了不知道是谁的衣摆一角。……把除了我和刀匠以外的人(dao)哄(gan)出去是正确的选择吧。不然可能会吓到小孩子,即使他们的年龄都比我大。

“刀匠君,要是这次4小时不是三日月的话你就和火炉合二为一吧。”我边脑补小老虎快哭的表情边下死了命令。

“……这主要都是看几率的吧主人!”刀匠立刻亿脸懵逼的反驳。

“亚洲人绝不迁户口去非洲,亚洲多好啊美丽富饶。”我拍拍放我旁边的材料义正言辞,“非洲很热的啊,会晒黑的!”

刀匠擦一下脸上的汗,我不知道他是被火炉的火热到的还是被我的话囧到的,可以确定的就是他脸上满是一种名为“你人品有问题还怪我啊”的情绪。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同你讲。”我严肃了起来,“本丸的低龄化已经很严重了,需要一些老年人来平衡一下,你看啊,三日月的年纪是挺大的吧,他一来的话就直接平衡了啊不是吗?”

“其实一定要说的话,这里所有的刀年龄都比主人你大很多啊,也不算低龄化吧是老龄化吧?”刀匠毫不客气地堵了回来。

可以的,刀匠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随手就抓起一块木炭指着刀匠:“刀匠我觉得你还是太年轻这种问题都不懂,但是啊俗话说得好,老人的见识总是那么多。为了增加你的见识我帮你快进怎么样?你面前的就是时光机器只要你钻进去就可以感受到时间飞快流逝并且增加了你的见识,出来之后你就会感受到身体轻飘飘的就要飞起来了。”

“主人你其实是想干掉我吧?什么时光机器啊明明是火炉啊。是而且流逝的不是时间是生命啊。增长见识什么的是增长被烧的见识吧。出来之后是轻飘飘的因为只剩下骨灰了啊。”刀匠一边往火炉里边加材料一边将我的话一个一个吐槽吐了回来……

……我x,这货其实还兼职了职业吐槽师吧?

心理受到莫名打击的我决定回去找个地方趴着……

我跳下材料桌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房间……


……

………

再后来,趴着趴着意识渐渐模糊,进入深度睡眠之际我隐约听到了……很魔性的笑声……特别……魔性……


“哈哈哈,甚好甚好。”


之后醒了的时候,我拉开纸门,迎面就是“哈哈哈”的笑声。我面瘫着脸抬头。

哦。

爷爷。

哈哈哈。


我“啪!”地就将门狠狠地拉上。

真魔性,这笑声。

回去继续睡吧。



门外的三日月:???

刀匠:……妈的智障。





end

评论(11)
热度(12)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