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段子两篇。

哇,安定的极化真的是……让我想回坑的是他,让我瞬间放弃回坑的也是他...我很纠结。
1.ooc有
2.两篇分开食用比较好,第二篇大概可以说是刀子?
3.都是瞎几把写别认真。



















1.所谓规定
我是不动行光。
所属20160809本丸,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的婚刀。
嗯,审神者追的我。
跑题了。
在我们的本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极化短刀们要在修行回家的时候去屋顶上高声呐喊‘我要当爸爸啦’这句话哦!”审神者她笑容鬼畜地在QQ群里发布这个公告。
……要不是我拦着,宗三江雪和一期等家长恐怕是要冲进她的房间殴打她了。

然后我笑看着其他人一个接一个地爬上屋顶,在隔壁本丸看傻逼的目光下喊出那句羞耻的话。
搭配甘酒。看戏和甘酒,完美。

不论是左文字家的小夜,还是粟田口家的厚,亦或是三条家的今剑贞宗家的太鼓钟等,修行回来都爬上了屋顶喊“我要当爸爸了”。有一次甚至还被隔壁吐槽审神者是不是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后来,轮到我修行回来了。
我站在屋顶上,俯视着下面的一群家伙,还有混在里面的审神者。她用十分闪亮的眼睛满是期待地看着我……。
…不就是一句话吗,我喊。
深呼吸——
“我要当爸爸啦!”我闭上眼睛大喊,明明看别人喊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为何我来就有一种很不对劲的感觉?
“诶——!老婆!”我听见她在下边兴奋地回应,“是要当妈啦!我才是爹——”
……套路啊!












2.所谓遗弃

大和守安定!修行开始!

他拿着包袱,微笑着揉揉前来送行的小夜的头。
“那么,我走了。”安定笑着说,并朝不远处的清光做个鬼脸。
“笨蛋清光,你来太慢了!”说着他转身就走,不理后面的清光吐槽他起太早。

修行修行,就是回到前主的身边呢。

前主…冲田君……

因为想要变强,所以提出了修行,暂时回到了前主——冲田的身边。

怎么变强也不是很清楚,于是就待在了冲田那里。

……


过了几日,大和守安定,修行,结束。

一如既往的新选组羽织,和白色的浴衣,以及额头上的那条白色的抹额。

新的姿态。

他一步一步地从那熟悉的阶梯的最下面,一直走到最上面,的本丸大门前。

敲门,却没有以往的那个蹦蹦跳跳的家伙来开门,反而是一向不怎么出没的大俱利。

“她已经走了。”大俱利沉默一会儿,迟疑地说。

“再也不会回来。”

听罢,安定愣了,很快回过神来,“你在胡说什么……是鹤丸让你来给个惊吓么?那你失败了。”

“不信就算。”大俱利道,起身离开。

安定没有阻止,放任大俱利就这么走了。等了好久依然没有人进来茶室,才意识到,这次可能真的不是玩笑。

立即站起来,带上本体便略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后院,田地,寝室,树下,甚至厨房浴室等地方,统统都没有审神者的身影。
最后跑到书房,一张纸在桌上异常显眼。
将纸拿起。
“卸任申请书—通过。”




“……嘻嘻…嘿嘿嘿嘿……我的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就连唯一的主人,现在也不在了啊……”
少年病态的笑声回荡在空落落的屋子里,没人回应,也再也不会有人回应。




[你选择性地忘掉了那个人,却活成了那个人的样子。]

评论(1)
热度(16)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