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震惊!这个婶婶居然……

1.ooc有

2.瞎几把写

3.不动×婶

4.能接受吗?











那就开始吧!





1.

【2205年。20160809号本丸。】


婶婶在一次的晚上,将本丸的大家叫到后山的那颗巨大的樱花树下。

“咳嗯!”婶婶轻咳一声,原来在窃窃私语的dalao们听见婶在示意安静,便渐渐的静下来。

“这次叫所有刃出来呢,是有件事,和故事,要和大家说——”婶婶提高音量喊道,心里嘀咕着忘了在这边也安音响。

鲶尾呆毛一跳,直觉告诉他会是很有意思的事,立刻伸手拉着骨喰的手在他的手上写字“聊天”。



2.

婶婶靠着树坐下,短刀们和脇差围上去,好奇着婶婶要讲什么事件,以及故事。

打刀太刀和大太枪薙们则各自找好小伙伴组队坐好,有的想坐的离婶婶近些以免听不到,便干脆爬到树上去,晃悠着腿还要注意鞋子不掉下去。

通常都是在傍晚讲故事,偶尔讲太晚了,路太暗了就会让短刀们去领着太刀等侦查低的刀回本丸。

有的极化回来还学会了骚操作,比如今剑小夜博多,原本拔刀才会发光的本体,被研究出了不拔刀也能发光。

回去找路方便很多。

而后面骚操作新添成员:黑白双子。



3.

待大家都找好了位置,婶婶瞧着大家都准备好了,就往后靠点让姿势舒服些:“那么开始了啊。”

大佬纷纷回应好好好。

“我明天要回去现世一趟,有很重要的事儿要做,非常的重要。”婶婶原来有些嬉笑的表情已经收起来,换成了大家都很少看到的,紧张又严肃的表情。

“大概要什么时候回来,没意外的话就一周。”她拿出手机,打开日历瞄了一眼。

今天是8月的24日。

“那如果有意外呢?”药研问,这一句话引起了部分刀的不安。



4.

“不会有意外的!”窝在婶婶怀里的今剑喊道,“主人很厉害的!才不会有意外…”

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他在刚刚否认药研的话的时候转回头,看见了婶婶的此刻有些难看的表情。

“……主人?”今剑轻轻扯一下婶婶的袖子。

婶婶忽的眨一下眼,一扫之前的阴霾。她捏捏今剑的脸笑着说:“对啊,我可牛逼了怎么可能有意外,别忘了我是什么啊。”

注意到周围的刀们多少都有些不安,她笑着一个一个捏脸过去。

“不会有意外的,我贼牛逼了,让点位置给我我叉一下腰哈哈哈。”

当然,也没真的叉腰,婶婶揉一把旁边的婚刀的头掐一下隔壁信浓的脸,再偷偷摸摸地顶着一期的黑人问号表情摸了一下自家初锻刀乱的黑丝腿。

一如往常的二逼婶。

“不闹了不闹了,我要说的事儿讲完了,该讲一下我要说的故事了。”婶婶收回咸猪手,笑嘻嘻道。



5.

婶婶是一只树妖。

认路能力很好的树妖。

不知是什么树的树妖。

她在没有化形的时候,就长在一个不知名的,村庄的村口。她长的特别的高,枝叶也展的很宽。


婶婶她啊,因为长的高,看得远,没化形之前又不能走开。无聊的时候就站在那里一直看路,镇子,和镇子外的路。

时间久了,也就记住了,深深地刻在脑子里。

 她对道路特别感兴趣,本来是杂草丛生或崇山峻岭的地方,愣是被人类开出了路,感觉特别有意思。所以化形之后就喜欢到处走。

而妖的记忆大部分都很好,她也不例外。

也就这么记住了很多路。



6.

到后面的时候呀,婶婶终于化形了,兴奋的到处跑。

某天,她路过一个村子,那村子刚好闹了人命。

那桩命案闹的可凶啦,死了好几家呢。

命案的杀人凶手抓不住,官又是个傻逼,他就随便扯了个借口是妖怪干的。

淳朴的村民们也没多少见过世面,觉得官是读书人,不至于瞎骗人,便信了,于是请来了除妖的道士。

偏偏那么的恰好,作为妖的婶婶路过了那里,嘿呀我去,被瞬间集火。

村子的全部人都把婶婶当成凶手,差点就被除掉啦。



7.

听到这部分,很多dalao们都毛了。

甚至有的跳起来拔刀出鞘,颇有想把那昏官殴打一顿的气势。

现在的天已经暗下来,有些自带特效的刀剑本体在此时因被拔刀出来而闪闪发亮。

然后被还冷静着的兄长或者弟弟拍了头,呵斥了要是不小心戳到别人怎么办。

婶婶嘿嘿一笑,举手示意,让大家再次安静下来。



8.

举村出动,还有那被请来的道士时不时的来补刀,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道士的修为还不是很深,可是婶婶化形也不是很久,并没有完全的适应人类的身体。便被道士追着打。

化形之后的每一次的一次性的大跑都让她很是吃不消,时不时的就要钻桶爬屋,甚至还要潜藏在别人家的池塘里。

只要穿过了这个村子,她就赢了,之后随便往哪里跑都好。

在这次的被集火,她的隐藏起来的本事越来越好。

原来藏没几个时辰就会被找到,后来已经到了藏半天甚至一天都不会被找到。

身体的适应也越来越好,跑的一次比一次快。



9.

“所以每次主人藏起来都让人很难找到的根底原因是这个吗?”在场的一个大佬举手提问。

婶婶给他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10.

婶婶在村子里连藏带跑,终于到了村子的边缘。

本以为胜利就在眼前,岂料那个道士早已在那里埋伏好,等着她自投罗网。

无奈之下,只能拼死一搏。


最后的最后,一人一妖,战到后面,双方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道士重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而婶婶也好不到哪里去,背上被道士砍了深深的一刀,差点致命。

但是比道士的情况好一点,至少可以站起来。

她咬着牙,拖着重伤的身体,想着爬也要爬走,爬远。

好不容易才能自己行动,好不容易能去看看自己从未看过的地方,怎么可以折在这里。



11.

待到休养好,也过去了很久。

运气很糟糕,又遇上了两个不知道是什么国的爆发了战争。

之前领悟的一些逃命技能用上了,能躲就躲。



12.

“我之前的很久很久,几乎都是在逃跑。”

“偶尔的战争,不小心被除妖的发现,和撩妹时被她的对象或者家人发现然后追着打……”婶婶闭着眼回忆,脸上满是怀念。

“为什么最后一个如此的出戏。”婚刀不动心情复杂地说。

“不要在意这细节。”



13.

故事讲完了,婶婶放开一直抱着的今剑站起来,笑嘻嘻地调戏自家婚刀或者短刀。

将大家都带回本丸,遣散去睡觉后,婶婶溜回自己的寝室。

打开手机日历,笑容渐渐消失。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上面备注了事情的一个日子。


雷劫之日。



14.

婶婶是只树妖。

一只很会认路的树妖,

不论去哪里都可以回来的树妖。

也是很特殊的树妖。


众妖都知道,妖的一生都要去渡过一个很重要。很危险的时候。

就是雷劫。

曾经目睹了一只妖渡雷劫,那妖,撑了过去,能力到了新的一阶。

也目睹过,没能成功渡过的。

他灰飞烟灭。



15.

属于她的雷劫迟迟未到,乃至差点忘记。

一位朋友说,八不准大概是在蓄力,本该到的雷劫很久都没来,到终于来了的时候,那雷是别的妖的好几倍。也不是没有这个例子。

但是这个几率极小,婶儿也没怎么放心上,说要说被踩中这个几率就去买彩票。

然而,她现在感觉到了她的雷劫将在几天过后就到。



16.

婶婶连夜收拾完了行李,收拾完了还偷偷摸摸去隔壁不动的屋子,看他了大半宿。

等黎明了才悄咪咪出去。

殊不知她刚刚关上了门,一直被视奸的不动立刻睁开眼睛,红着脸抱住被子,脸埋在被子里不知道在嘟哝什么。

鬼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被视奸了半宿装睡装了半宿,都没睡着的。



17.

天亮了所有的刃都起了个早,给婶婶送行。

有祝一路顺风的,有想要土产的,也有舍不得的,还有想随行的。

婶婶很平常地一个一个地抱过去,全部刃都抱了一遍,轮到不动的时候就猥琐一笑,在他的嘴角吧唧一口。惹的当事刃瞬间爆炸。

“你们都知道这是我老婆,所以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别欺负他。”婶婶搂着不动的肩膀痴汉笑,被大佬们唏嘘了一阵。


“行了,我走了,保重吧大佬们!”闹完了,婶婶出了门,走下台阶,转身笑着挥手告别。

回应的是同样的挥手,和“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告别完了,接着下楼梯,身后的本丸的门轰然关闭。



18.

回到了现世,婶婶没有去车站什么的,而是去买了彩票。

“如果被我踩中那辣鸡几率就让我中奖吧!还要一等奖!”婶婶像个智障一样站在马路中央,双手举着彩票高声呐喊。

喊完之后,她很欢乐地去撸彩票看结果。



19.

婶婶离开的第三天。

本丸莫名其妙的收到了一大笔钱。多的挥霍到2333年都不成问题。

如果不是婶婶很贴心的留了字条提醒这是她搞来的,他们可能会直接去问时空管理局这是怎么回事。


本丸又开了一次大佬会议,讨论婶婶这是咋的了,婶婶是不是去抢银行了所以才说了意外不意外。

但是有个细心的刀,将婶婶的字条翻转过来发现了还漏看了一句话。

“赶紧把钱花了,喜欢什么买什么。买坦克什么的也行只要你们喜欢。”


实在是很怪异的情况。



20.

婶婶离开的第二周。

不动坐在婶婶日常坐着的地方,看着远处的之前婶婶拉着他一起种的花。

不知道是什么花,只知道是婶婶从后山挖来的。

“等到了第二年花开了咱们一起赏花吧!”那时她把花的根埋进土里,铲子一丢就用沾着泥土的手擦擦脸上的汗。

笑容就像夏天的那阳光一样耀人。

可不嘛,人家就站在阳光里,被晒的一直流汗。


莫名的,今天有很不好的预感。

胸口有些闷,还有点疼。不动想着,皱着眉思考这是为什么。

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很有节奏又有些急促。

这一敲门声引起了本丸的大佬们的注意。

难道是主人回来了?

离大门最近的不动立刻以138的机动冲过去,开心地开门。

本丸的门除了上级和主人,谁都打不开。

上级一般才不会闲着没事来开门,那么肯定是主人回来了——





end.

打开门后,不是那个喜欢叽喳的主人,反而是一群穿着白衣的人。


“20160809号本丸。”

“该本丸的审神者于8月27号死亡,现来回收该本丸的全体刀剑。”







——————————

20160809号本丸的审神者,是一只树妖。

很会认路的树妖。

无论去哪里都能回来的树妖。

但是这次的离开,这很会认路的树妖,再也回不来。



——————————

你说好的第二年要和我看花开。

第二年的花开了。

很漂亮很漂亮。

可是那个拉着我一起种花的审神者却没了。








评论(12)
热度(40)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