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花吐症?不存在的。

防雷预警

1.严重ooc有

2.不动×婶

3.小学生文笔



接受否?












接受就开始吧。










1.

伯耆国,20160809号本丸。

一个装了网不久的本丸。

还搞了几间电脑室。

这一(令婶婶破产的)举动,让本丸里的大佬们兴奋不已。作为只接触过电视,电冰箱和电灯这类东西的刃,像电脑这种通过一个屏幕就可以手动查找各种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玩意儿,第一次碰还是很新奇的。

除了实装电脑的第一天就出现了谁谁不知道动到什么结果被电成帕金森这个事件还是很美好的。

2.

近期网络上突然流行起了一个梗——花吐症。

对梗这种东西一向不是太感兴趣的药研接触到这个梗的时候却眼镜一反光,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所谓花吐症是一个人暗恋另一个人时,会吐出花的病。如果没有和喜欢的人亲亲的话就会吐越来越多的花最后死掉呢,不过想要治愈的话和喜欢的人亲亲就好啦。”路过了寝室时听见了自家兄弟乱在给隔壁的三条大佬今剑和左文字家的小夜,还有被婶钦点为婚刀的不动讲解这个梗。

3.

而当天的下午药研就把不动叫到他平常用来研究药的工作室。

他推了一下有点下滑的眼镜,表情严肃。

“你知道花吐症吗?”

不动:???

4.

其实是想稍稍讨论一下这个病而已。

药研打开电脑,搜出刚刚提出的花吐症,指着百〇上写着的资料。

“其实我想知道,花吐症里的吐花,花是怎么形成的,灵力吗?居然还能形成不同的花?”他看上去有些困惑,微微皱着眉问道。

“不用太较真吧,只是个梗而已。”

不动找个板凳坐下,戳着旁边不知名的植物。

“可是现在的现世,已经是2205年了。”药研浏览一会儿便关上网页,“大将说过,因为现世的一些神秘的事情发生的越来越多,偶尔有莫名其妙的病症出现也已经是成为正常的了。”

“虽然是个梗,不过也不是没有成真的可能吧?”他随手从窗边摆着的一盆花的花上折下朵花,轻轻转动着。眼睛看向屏幕,

“不可能的啦,就算再莫名其妙,这种病也太扯淡了,不存在的。”不动后仰过去靠在墙上,对药研的话依然是否认。

5.

然而没想到的是,打脸来的那么快,还挺疼。

那次和药研瞎聊后的第二天的下午,婶婶日课拉着不动去浪。

浪嗨了就在树下坐下休息。

下午的阳光正正好好,适合午睡。

不动刚看眼远处的嬉笑的很开心的小伙伴们,就听见了坐一边的婶婶突然在咳嗽。

扭过头一看,婶婶她突然头一低,用力一咳。

吐出朵樱花。

事儿完了,人看上去还有点没精神。

边儿上的不动傻眼了。

6.

距离上一次本丸大佬们坐一起严肃地开会是啥时候来着?

在场的各位思考着。

“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吗?已经严重到把大家都聚在一起的地步?”大佬之首,被(婶婶)称为本丸之父的石切丸开口道,他皱着眉,看向莫名将大家聚在一起的刃。

“和主人有关的……。”主要发起人不动说着,“你们……知道花吐症吗?”

“???”

7.

在各种略语无伦次的解释后,dalao们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真是吓到我了…之前还听乱讲过结果现在就发生在自家主人身上……”鹤姥爷一脸复杂,“光仔你觉得应该怎么样?”

被提名的光忠刚刚缓过来:“把主人叫过来详细谈谈吧?”

“我觉得不太行呢。”三日月否决了光忠的提议。

“我也觉得不行,别忘了主人是有点那什么的妄想的……”不动附议着。

“有时候只是一些询问是否有没不舒服的地方都能想到吃药,就会还准备随时跑路,最后真的需要吃药时就跑的比谁都快。”

8.

明明就不舒服,却还要死命逃掉,就是不吃药,短刀追不上脇差找不到,这临场爆发的操作简直骚断腿。

对吃药什么的怕到死,也是6到不行。

会议的最后决定只能暂时决定先不惊动婶婶,让不动·大佬之一·婚刀·行光去侦查情况,其他的后方支援以及想想解决方案。

9.

距离那次瞎聊事件已经是第三天。

婶婶不知为何更没精神了,连平常看到就会扑过去的不动都没扑,反而是拉到自己这里让其坐下,枕着对方大腿就睡。

“如果没有和喜欢的人亲亲的话就会吐越来越多的花最后死掉呢。”

想起了那天的乱说的这句话。

本来犯愁的不动的心跳忽的加快——

10.

婶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自家的婚刀他一脸的生无可恋。

……倒不如说是,就像被人绿了之后还无可奈何的表情。

“老婆你咋了?”婶婶爬起来伸手捏着不动的脸。

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了吗?

11.

药研从未见过修行归来之后的不动的颓废样子。

…倒不如说是,修行之前经常见,修行之后第一次见。

“主人她……是不是其实并不喜欢我……?”不动坐药研旁边,很没精神地问出引人深思的问题。

“如果不喜欢的话就不会天天看到你就以极化的机动跑过去了吧。”

“还记得那天乱说的一句话吗?”

“什么?”药研问。

“‘如果没有和喜欢的人亲亲的话就会吐越来越多的花最后死掉呢。’”

“记得。……喂,你不会是……”

12.

婶婶仍未知道那天药研和不动到底为什么会用“心情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更不知道为什么后面发展成了全本丸都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主人,俺觉得吧,有些事可能说清楚比较好,别后面变的两边都尴尬…”耿直·陆奥守在一天的午后,坐到自己的左边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是啊,不动君他最近心情很糟糕呢,有什么话还是说出来吧。”老实人·杵子坐自己右边叹了口气说出好像很了不得的话。

到底说啥啊???

婶婶一脸懵逼。

13.

婶婶在陆奥守和杵子走了之后,就一脸狰狞地去将不动拖到自己的寝室,锁上门后就把他逼到角落强行壁咚。

“你咋了啊有事直说,不说我直接日了你。”婶婶撑着手臂,踮起脚尖和不动对视。

他眼神有点躲闪,看着他有点纠结的表情婶的内心只想着……

妈的我老婆真可爱,想日。

14.

“主人,你听说过花吐症吗?”耐心良好的婶终于把当事刃给壁咚到肯开口,之前支支吾吾的让她以为自己好像是在强迫他做什么糟糕的事情。

……好像也确实是这样。

然而听了对方的话后的婶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咋的了?是不是看什么虐文被虐到了?”婶婶估摸着要不要检查一下电脑有没什么奇怪的东西,教坏纯洁的刃可不好。

不动摇着头:“不是…主人我看见你吐花了……。”

15.

“???啥玩意儿?”婶婶这次真懵了,“我?吐花?”

啥玩意儿啊这是小说看多了吗?

“就那次的下午,在树下睡觉的时候。”不动强调着时间。

婶婶歪着头,回想了一下——

16.

那次的下午,阳光不烈,花开正好。

就拉着突然出现的不动去浪嗨了。

浪到爽了累了,就到樱花树下休息。

本来修仙就有点困,加上这么一嗨,就更困了,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结果这么一打,就很恰好的有一朵樱花飘下来,落进了自己嘴里……

更6的是,不动就听了乱讲到花吐症这个玩意儿。

……

17.

气氛瞬间尴尬。

瞬间冷场的变化。

“那…为什么还有一次看到又吐了一次花……”

18.

“去蹭了莺的樱花茶。结果把花瓣喝进来了。”

19.

后头婶婶不知道从谁那听到了某刃为了印证所谓花吐症的“治好方法”而亲了自己一下,乐的整天追着当事刃跑。

他那138的机动全力地跑,婶婶那72的机动根本追不上。

20.

没被绿是好事,主人没事也是好事。

不知道是谁这么安慰着尴尬当事刃。

确实是好事。

只是尬到无法言语。

婶还过来问为什么不直接问她。

每次问你这种事你都脑洞打开,然后直接找借口开溜的好吗。

——————————————————

不动:别再让我看见或者听见花吐症这几个字。



评论(5)
热度(51)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