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用生命演绎ooc吧!_01

1.真·ooc。
2.对话体。
3.不动×婶。
4.疑似高能。




能接受吗?









那就继续吧。







我:通知,通知——【拍一下麦克风】阿官又在搞事了,这事儿的奖励还不错,搞定的话咱们又会有很多资源和手札,我有个提案可能要牺牲一下你们的形象。

行光:主人,这时候应该是要说阿官出了什么活动才对,不然大家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拉一下旁边拿着麦克风的婶的衣服】

我:呃,忘了【轻咳一声】。这次活动就是,阿官为了大佬们的老年生活……啊不,平常生活的娱乐着想,想要大佬们组队,搞个文艺活动,唱歌跳舞演戏都行,然后我就想拉几个人来演个戏,其他dalao自行安排就成——【话毕,关掉麦克风】

行光:演戏的话,主人想演什么样的呢?童话故事吗?【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本故事书】

我:当然不是,我需要一些dalao来担任主要演员。只要我去群里发一个消息就会有需要的dalao过来。……啊,手机没电了,你手机借我一下……

行光:好的……,我的也没电了,昨天主人借去玩没有充电……

我:嗯……【看向旁边的巴主任】

巴主任:请用。【心神领会地拿出手机递给婶婶】

——————————


……
我:就是这样!

【看着屋子里的一期鲶尾姥爷光忠和papa三日月】

我:就先这几个人吧!来来,一期,先跟你说一下你要怎么演。【突然激动】

一期:好的。【乖巧.jpg】

我:我们的主旨呢,就是怎么崩坏怎么样,对吧?

一期:是的…不过主殿说的崩坏是什么样的呢?

我:很简单!因为我这边看了挺多的同人的,其中也不小心被ooc给尬到了很多次,所以就想趁这次搞事…【打开巴主任的手机在备忘录打字】来我跟你说……

一期:好。

我:咱们的戏里,你主要就扮演一个变态弟控,只要别人,比如婶婶仅仅只是多看一下你弟弟们就会脸色一变紧急拔刀的那种。

一期:……?主殿你是不是遇到了假的一期一振?我觉得……

姥爷:诶呀——注意一下,主说的是“扮演”哦?先不要在意太多听她说完吧【拍着一期的肩突然兴奋】,我觉得很有趣的样子呢,那样的一期。

papa:嗯……那个样子的一期是很可怕呢。

三日月:哈哈哈,也意外的有意思不是吗。【茶】

鲶尾: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一期哥啊,开始好奇我的戏份会是什么样!

光忠:嗯……并不帅气反而很可怕呢。

一期: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我不是这样的好吗…【发现在场的各位全在看着自己】

我:别跑题了大佬们【拍一下行光的腿】,还没说完呢,一期除了扮演在婶婶偶尔碰到或者多看弟弟们就要以光速飞奔出来怼婶婶的变态弟控之外还需要姥爷的协助。

行光:……【轻捏一些婶婶放在自己腿上的手】

姥爷:哦?是什么样的呢?希望是充满惊吓的戏份呐!【眼睛闪亮亮】

我:没错,充满惊吓,姥爷你扮演的是只会无脑搞事的鹤丸。

姥爷:具体是怎么样的?

我:就是像熊孩子一样疯狂搞事,上到上房揭瓦,下到挖地坑刃,平地还有带着吓人的东西到处吓短刀之类,不想后果,然后吓短刀这部分需要扮演变态弟控的一期冲出来追着你打,两个刃合力完成这个桥段……

姥爷:…真是吓到我了,没脑子地吓人什么的可是会被讨厌的哦。而且挖地……【笑面轻僵】被黄土所染色的鹤可不是鹤啊。

鲶尾:没事的啦,演完戏就可以立刻去清洗嘛。而且平常也不会有人去洗澡不用担心没位置。

光忠:那个,我有个疑问。【举手】

我:什么疑问?

光忠:就是前面提到了要一期和鹤老爷的追逐战,我想…他们的机动不是很快可能跑不出想要的效果。

我:没事没事,使劲跑就是了,而且虽然机动不是很快但是比常人快很多就对了,能跑出那种效果的。

光忠:嗯,那就好了。

姥爷:那光仔的戏份是什么样的?【迅速回过神来并揽住光忠的脖子】

我:扮演只会做饭就差穿女仆装的老妈子。

【一片死寂。】

光忠:……啊,那个……比起戏份更好奇主看了些什么,又看了多少……

姥爷:排。明明平时一直和不动或者短刀呆一起的,是从哪看那些东西的?

三日月:嗯……说不定还看了什么奇怪的呢?哈哈哈。

papa:……祛除污秽……

我:你们跑题了。【一脸面瘫】还有几个的戏份没说呢。【身子一歪倒行光腿上】鲶尾的戏份——

鲶尾:诶?哦是——!

我:看着如此高兴的鲶尾突然不忍心安排他那么可怕的戏份……【小声逼逼】

行光:呃…那算了?

我:本来想好的…那大概说一下就好了吧,那玩意儿就用其他东西取代吧。咳嗯……【轻咳一声】鲶…鲶尾就扮演对马粪兴趣非常大的…那啥?就是很喜欢马粪的那种……

鲶尾:……诶?为什么?【笑面轻僵×2】马粪很臭的…

一期:主殿,鲶尾这个就不好了吧?

光忠:是啊,其他人还好,鲶尾的这个戏一点都不帅。

姥爷:再想想其他的吧,这戏有点过分哦。

三日月:虽然有说过用马粪丢讨厌的家伙,但是说过这种话也不代表喜欢马粪吧。【喝茶】

我:能听我说完???戏份是固定这样啦,但是马粪会用其他东西替换的。反正棕色就可以了,什么棕色破布之类的。

鲶尾:这样啊,前面的吓到我了。嗯好的我会努力的!

三日月:前面的都安排好了,那我有什么有趣的戏份吗?不会只是叫来喝茶的吧?

我:当然有,不过听了别跳起来打我……

三日月:怎么会打呢,再怎么样都是主上啊。

我:……dalao你扮演宛如失了智的还会一个不小心就闪了腰的老人【越来越小声】……

三日月:嗯……别怕啊,爷爷我那么可怕吗?怕到都躲在不动君身后了。嘛……这个戏的话具体是怎么样的?

我:大概是喝喝茶,之类的休闲的,还会突然说出不得了的话,然后种地的时候还会闪了腰。笑容天然呆……?

三日月:听上去很轻松呢,不过闪腰的话有难度哦,要是那么容易就闪了都不用出阵了。

我:dalao所言极是,那先这样吧我和我老……行光写写剧本。散会!

行光:等等主人还有刃的戏份没说【见石切丸茫然地看过来赶紧拉住婶婶的袖子】!

我:啊,把papa忘了……嗯papa!

papa:在。我的戏份是什么样的?

我:papa你知道蜗牛吗?

papa:知道,怎么了?

我:呃……papa你戏份是扮演机动低到负数的刀……

papa:……13的机动真的有那么慢吗?

我:没有没有,就算是极限机动是13也是比常人快的,只是和其他刃比很慢而已。大长腿不是摆设的说。我看别人黑机动都已经黑成残废了。

papa:谢谢安慰…不过到底要扮演多慢的?

我:大概10秒1米还是50厘米……

papa:那就真的残了不用出阵了……

我:嗯是的……那先散会,散会!【拉着行光就跑】

评论(9)
热度(28)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