寥秋

我是不动行光厨。

捞刀和召唤的那些事.no2

ooc有。
私设有。
灵力召唤设定瞎jb写的,我又没实践过我怎么知道正确方式?就别纠结了随便看就得了。
都是水

能接受就看吧。



002.乱藤四郎
“第一个任务,锻第一把刀,公式只能是all50。”
婶婶读着狐之助送来的任务书,推开了锻刀房,后面跟着初始刀山姥切国广。

婶婶一直以为,所有的刀匠都是魁梧强壮的,最不济就是大人的身子。
而她本丸的刀匠推翻了她的认知。
“dalao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刀匠...这么迷你?”她背对着刀匠,压低声音悄咪咪地拉着自家初始刀的披风问。
然而山姥切国广也没料到刀匠会是这么的……娇小。
最起码锻造出他的那位不是这样的就是了。
“不知道...”他回答。
“不知道靠不靠谱...那些家伙总不会坑我们的....吧?算了先上了再说。”

迷你刀匠见有人推门进来,还带了一位初始五剑之一的山姥切国广,立刻从凳子上跳下来用他那小短腿以??的机动跑过来。
“审神者大人好!是来锻刀吗?”迷你刀匠抬起头仰视着婶婶问。
婶婶蹲下个迷你刀匠对视:“是啊,第一次锻刀你懂的。”
“了解——”迷你刀匠笑道,不知为何很开心地跑回炉子前。他举起手做手势让婶婶带着她的初始刀过去。
“那么,请输入您和初始刀大人的灵力。”迷你刀匠不知从哪拿出一个很小的锤子指着炉子道。
然而婶婶跟山姥切国广都呆住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婶婶要是会输灵力的话早就把自家初始刀召唤出来了不用等那么久了。
山姥切国广只是刚刚显现人形没多久的刃啊还指望婶婶教呢!
迷你刀匠看着两个家伙瞬间僵硬的变化,似乎懂了什么。
“其实,只要这样就可以了。”迷你刀匠说着,把拿着锤子的右手换成左手拿,同时右手翻过来掌心向上。
“稍稍曲起无名指,再闭上眼睛静下心来。”
闻言婶婶立刻照做。
很快的,婶婶就感受到一股神奇的力量慢慢地涌出来。
……审神者不如刀匠系列。
“dalao!我成功了你要...不,没什么。”婶婶成功之后扭过头去看自家初始刀,发现他的手心已经出现了浅金色的光。
“?”他疑惑地看回去,“蓝色的。”
迷你刀匠见状立刻打断他们要继续的话题,比起没什么营养的话还是锻刀比较重要。
待灵力输完,刀匠也开始锻刀。
事儿做完的二人(?)坐在锻刀房的门口前的走廊发呆。
“……反正很快就对仿制品没兴趣了吧。我知道。”一直沉默的山姥切国广突然出声道,声音里透出一种说不出是什么的感觉。
婶婶愣一下,摇摇头:“不啊。dalao你为啥这么的...嗯...不自信?大概是不自信吧?”说完婶婶还苦恼地思考自己有没有用错词。
他转过头来,一直披着的披风挡住了他的眼睛。
“……,……。”
婶婶看着他的嘴唇一张一合,说话声被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开门声完全掩盖住。
没来得及去追问山姥切国广说了什么,而是猛地扭过身子就朝着罪魁祸首扑过去。
婶婶抓住迷你刀匠,捏着他的脸一字一句地开口道:“你干嘛呢?说好的锻刀20分钟呢?怎么那么快还开门那么大动静!想吓死我好继承我的本丸吗?”
迷你刀匠额角滴下一滴冷汗,同时手里举起一把短刀。
“用了手伝札。”他说,然后挣开婶婶的爪子以??的机动冲回屋子里并关上了门。
婶婶拿着短刀看着门无言以对。
“这是谁啊……”她坐回原来的位置,对手里的短刀翻来覆去地看着。
扯扯自家的初始刀,婶婶将短刀递给他想让他辨认一下。
山姥切国广接过去,从他的披风里拿出了——
婶婶的《审神者手册》。
“……之前你拿去垫桌脚的。”山姥切国广被婶婶那炽热的目光看的坐不住,只能告诉她哪里拿的了。
“哦唬。”婶婶挑挑眉。
一人一刃翻了半天的手册才找到了符合这把短刀的特征的刀。

“乱藤四郎。”
婶婶双手托着短刀,轻声地念出短刀的名字。
令她惊讶的是这短刀显现的方式和山姥切国广有所不同。
只见有少许的樱花先在短刀的上空慢慢地飘落,而后越来越多的花瓣出现甚至盖住了刀身。
待刀被花瓣完全盖住时,忽的自行吹起小型的风把花瓣卷起来并出现强烈的白光!
……
“……乱藤四郎。……想和我乱吗?”
白光逐渐散去,婶婶只觉得手上抱住了什么,就像那啥,邻居小孩。
等婶婶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发现了…手里的短刀变成了个女孩子,而那女孩子被她抱在怀里。
“怎么了?主人?”女孩子眨眨漂亮的眼睛,心情似乎很不错。
“你……”



评论(1)
热度(8)
©寥秋 | Powered by LOFTER